当前位置: 首页 > >

南开大学日研院国政考研政治学概论考研参考书目笔记资料_图文

发布时间:

政治学概论 孙关宏主编 第二章 权力 第三节 政治权力的合法性 一、合法性的政治意义 1、合法性是政治科学中最重要的概念之一。它最初的含义是指国王有权即位是因为他们的“合法”出身。 中世纪以来,合法性的意思增加了,它不再只是指“统治的合法权利” ,而且指“统治的心理权利” 。现在 的合法性意指人们内心的一种态度,这种态度认为政府的统治是合法的和公正的。合法性的基础是同意, 正如《独立宣言》所说的“对统治的同意” 。缺乏同意,政府就只能依靠高压手段。 2、 “合法性” (legitimacy)有时会混同于“合法” (legality) ,实际上“符合法律规定”只是合法性的一个层 面而已; “合法性”其实是指政治权力符合政治共同体普遍约定的一种“正当性” ,它的意义比“合法”要 远为广泛和深远。 3、无论如何,合法性的定义,最终都可以归结为政治权力是否能获得被统治者无条件的普遍认可和支持的 问题。这种认可和支持取决于政治权力与普遍的社会价值观念和文化传统的关系,政治权力只有符合政治 共同体普遍接受的文化价值才能获得被统治者的认可。 4、综上所述,合法性的政治意义就在于建立了被统治者对统治者的支持体系,以制衡于统治者对被统治者 的支配体系。在现代民主政治中,一切政治权力要想获得持久巩固的基础,都必须获得作为被统治者的公 民的认可和支持。尽管现代社会的公民处于被统治的地位,但是面对政治权力他们并非消极无为,合法性 恰恰为民众争取和维护基本权利提供了政治空间。在民主国家中,政治权力的合法性取决于公民的参与程 度,公民可以通过选举和政策讨论来控制国家政权。在威权国家中,政治权力的运作也必须考虑社会整体 福利。 5、统治者与被统治之间的均衡一旦建立,一个完整的政治权力体系就大功告成了,用惯常的语言来说,就 是达到了“治” 。从合法性的角度来看,政治权力体系主要可以分为三类。 (1)第一类称之为“礼治” 。在这类比较传统的政治权力体系中,统治者具有专制权威,但是受到礼法和 天道的制约,统治者必须恪守礼法,上行下效才能保持稳定的政治秩序,否则被统治者就要“替天行道” 。 (2)第二类称之为“法治” 。在这类政治权力体系中,合法性来自法律,统治者依靠法律来进行统治,被 统治者则依靠法律来制约统治者的权力、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整个政治秩序都是由法律来维系 官方网址 www.yumingedu.com 北大、人大、中财、北外教授创办 集训营、一对一保分、视频、小班、少干、强军 的。 (3)第三类称之为“人治” 。一些新兴的政权由于打破了旧传统,而又没有建立起有效的法律体系,所以 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寡头集团的权势来维持统治,政治秩序的形成取决于寡头之间的人际关系和实力均衡。 寡头具有专断权力,但这些寡头必须拥有足够的领袖魅力去吸引被统治者对他们的追随。 这三类政治权力体系分别对应于合法性的三种类型,因此我们可以透过合法性的类型来认识政治权力体系 的性质。 二、合法性的类型 对于合法性的类型,最经典认识莫过于马科斯·韦伯。马科斯·韦伯概括了传统型、法理型和克里斯玛型 (超凡魅力型)三种合法性类型。 (一)传统型合法性 韦伯指出,这种合法性类型建立在一般的相信历来适用的传统的神圣性和由传统授命实施权威的统治者的 合法性基础之上。用比较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在传统型合法性中,风俗习惯、 传统惯例具有无上的权威性,只要人生活在这个传统之中,他就得无条件恪守这一传统。统治者的统治地 位来自这个传统,从而让人无条件地去服从。 (二)法理性合法性 韦伯指出,这类合法性类型建立在相信统治者的章程所规定的制度和指令权利的合法性基础之上。用比较 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我相信法律是对的” 。在这种政治权力体系中,法律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由于法律 是人们长期以来经过反复的讨价还价磨合而成的,所以能最大限度体现人们的基本权利与利益。由这一法 律所产生的结果,就应该得到无条件的遵从。 在这种政治权力合法性类型中,统治者的合法性来自法律,被统治者对统治者是否认可或支持,也都取决 于法律。 (三)克里斯玛型合法性 韦伯指出,克里斯玛型建立在献身于一个人以及由他所默示和创立的制度的神圣性基础之上,用通俗的话 来说,就是“我相信他是对的” 。 克里斯玛可以译为“超凡魅力” ,统治者除了依靠传统或者法律来求得合法性,他还可以凭自己的个人魅力 来赢得被统治者的支持。 (四)三种合法性类型各有其特点 1、传统型与法理型合法性相对都比较稳定,有利于建立一个持久的政治秩序;克里斯玛型合法性则将合法 性维系在领袖人物的肉体生命上,所以一旦领袖人物健康出现问题(或者领袖的人格、道德品质出现问题 并未大众所知道) ,政治危机就会随之产生。 2、传统型与法理型合法性都比较重视制度构建,领袖人物在其中毫无个性,或者说个性不起作用。克里斯 玛型合法性则无法容忍制度对个性的压抑,它不仅无意于将统治制度化,反而一心要破坏制度。 3、传统型与法理型合法性都具有可延续性,权力的继替不会危及政治权力体系本身的合法性;克里斯玛型 合法性则无法遗传和继承,一旦魅力领袖的生命终结,政治权力体系的合法性就土崩瓦解。 三种合法性类型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其重要性也不一样。在传统的政治权力体系中,传统型合法性比较重要, 帝制国家尤为重视传统。在现代民主国家中,因为都建立了依法治国体系,因而比较侧重于法理性合法性。 在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新型政权中,由于传统被打破,法治又没完全建立,就将权力维系在威权领袖的个 人魅力上。但这并不是说,三种合法性类型是纯粹而孤立的。历史中存在的各种政治权力,都不同程度融 官方网址 www.yumingedu.com 北大、人大、中财、北外教授创办 集训营、一对一保分、视频、小班、少干、强军 合了这三种合法性类型,并且互为补充。如果法理性不够,那往往要依靠传统或个人魅力来补充;如果领 袖个人魅力有欠缺,也就需要诉诸传统或者尽快地向法理性过渡。 三、合法性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